墟里

喜欢会跳舞的人

「授权图」
贴吧上的@白家族族长。如果喜欢,可以去关注她,谢谢。
转文时,不统一放授权图了。

【随笔】你也是这样吗


有些东西就是那样,你明知道是假的、永远不会实现、相信只能也只会留下失落和痛苦。但还是不想放手,宁愿咬着牙也要逼自己走下去;又或者是带着会时不时搔痒的伤口退出,将以前的美好压在心底,永不再见。

【随笔】总有想哭却不能哭的时候

好难受,好想哭。

心里像被一座山堵住了,又像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的,只有风会来,只有风会去。

好难受,好想哭。

不想抬手,不想用功,不想去玩,不想眨眼,不想呼吸,不想说话,不想沉默,不想睡觉,不想醒着。不想笑一下,不想哭一次。不想让自己痛苦,不想让自己好受。

好难受,好想哭。

因为站在人群间,犹如跌在谷底,又像爬上顶峰;因为所希冀的和所拥有的截然不同,却又那么相似;因为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还得一个劲的向前冲。因为不是向日葵,却偏偏要追赶太阳。

好难受,好想哭。

可是你不能流泪,会有人说你比草履虫还软弱,会有人说你比明星网红还做作,会有人说你的悲伤像垃圾一样廉价,也会有人嘲笑你拿你曾有的辉煌甩到你的脸上。

好难受,好想哭。

但是总有人告诉你不能哭,不会有人来给予你安慰和力量,不会有人来你一把,不会有人来陪你几秒,等你擦干眼泪再迈步。

好难受,好想哭。

全宇宙的重量压在你一个人的肩膀之上,你趴下了,还得用指尖抠着地往远处爬。全世界的人都在你指指点点,你倒下了,却发现没有人认识你,陌生得可笑。

好难受,好想哭。
而眼泪一文不值,你也一文不值。
你不能哭,因为你还活着。

【声优cp】你可以爱一个人爱到什么程度?

#cp按照顺序是聪花、野神、樱润、逢花(逢坂良太&花江夏树)
#第二人称
#接受现实的作者,所以你们懂的

——你可以爱一个人爱到什么程度?

#聪花#
「side of 日野聪」

纵然你家庭圆满,也仍旧站在他的身畔,交换一支带着余温的麦克风。你会用你最特殊却又最平常的声音喊他的昵称——特殊是因为他,平常是对他而言——看他从开始的惊讶,到过渡期的脸红,再到现在的相视一笑。你陪他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一起变成大叔。或许不能一起悲伤,一起走下去,但你总能逗他笑,也总能被他逗笑。你的S属性在声优界里数一数二,却会为他降到最低。你愿意和他成立一支乐队,取一个黄色的名字,用自己想对他说的心里话写成歌词和他对唱。唱歌的时候你会为了耍帅而闭眼,却永远没有漏掉他眼中的每一丝光和每一颗星星。


#野神#
「side of OnOd」

你是第一个为他送上婚礼祝福的人,也是第一个喊他“hiroc”的人。你在别的场面随时可以打开某个不妙的开关,但在他面前连笑容都染上了几分傻气。你愿意为他在并排站的时候,微微屈膝来减小他纠结许久的身高差。你用你最粘糊的口气,故意弄混“c”和“shi”的发音,将你的名字和他的黏在一起,掰都掰不开。你用一种特殊的方式陪他走过了一个十年,还告诉他这是命运,所以别逃了。你知道他心里的第一位不是你,却仍固执地不撒手,偷偷安抚他曾有的难过和无奈。你一直站在他的身后,不奢求他的回头。你要的,不过是他的阳光正好,以及偶尔从唇齿间哼出的以前共同唱过的歌。


#樱润#
「side of 眼镜」

你喜欢看他笑时眉毛配合嘴角一起勾出贱贱的弧度,幻稚到可爱。你和他一起喜欢穿奇奇怪怪的服装,所以在挑衣服时会想到帮对方带一件。不用特意打个电话问他的尺码,你烂熟于心,甚至有时会因为这个而得意。你是他的后辈,却很少对他用敬称,孰不知你的第一声“jun”在舌尖徘徊了许久才蹦出来。你和他之间有一种名为冷笑话的特殊默契。尽管被吐糟过很多次,但是你很中意“绝对领域”这个词,并不打算改掉恶习。你习惯了那种被他搅得天翻地覆得到胃疼的生活,习惯了他时不时脱口而出的黄段子和梗,也习惯了他的存在。


#逢花#
「side of 逢坂」

你第一次知道自己能这么S是因为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眼大腿长性格稳是因为他,第一次知道自己觉得宠一个人宠不够也是因为他。你私下里觉得你和他一静一动,一冷静一活泼,一S一M,就连声线也是截然不同的互补型,绝不输给上文提到任何一对。你放任他满口黄腔,放任他假冒你的名字,放任他在见面会上只捣你的乱,放任他在你的家里翻来翻去,只是因为他笑起来时你就看见了天使。你不否认你的私心,你期待与他的每一次会面,哪怕只能听见他的喧闹。你也期待他会放任你走进他的心。

「APH/菊耀」赠予他们(小段子)

#微米英,亲子分
#ooc
#国设
#作者有病,作者有病,作者有病!!!!

【太阳】
我的太阳落在你的国土
从此以后,看着你就得到了光明
如飞蛾扑火般
——日不落帝国
——日出之国和日落之国

【结发】
黑色的线打成结
金色的丝缠成圈
却都不是
那人的发编成的爱

【落日】
笼罩日不落帝国的太阳从未陨落,那场始于莱克星顿的战争只是一蒙蔽了他的双眼。
——世界与黑暗
——我的眼睛,没有颜色

【戏言】
——“亚瑟,hero会永远陪着你哦,反对意见不予接受。”
——“nini,小菊会永远对您好的。”
1775年。
1894年。

【负】
还好
只是负了那人一生一世
而不是生生世世
——我们只是太长命,等不到下一世

【天下】
妄图倾尽天下,却污了自己的那片天
——他就只能是他了

【挽歌】
祭奠谁的谁?
祭奠本田菊的nini
祭奠王耀的弟弟
——给一段美好却无人珍惜的时光

【爱】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没有爱会温暖时间
——只是对他们而言

【愿望】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星星消失了

【伤口】
流血
化脓
结痂
——有的伤口要一生才能治疗
——有的伤口来世也痛得要死
——甲午之役

【恋人】
我爱的人都像你
我爱的人都不是你
——本田菊爱王耀,王耀爱菊
——日/本厌恶中/国,中/国憎恨日/本

【选择】
自由比你更重要
选择自由便无法得到你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抱歉

【战争】
A war again 
因为还未占有你
因为你还不是我的所有物
因为我说过要娶你
因为我爱你
——菊与葵

【樱】
——“小菊,一起去看樱花啊噜。”
——“不用了,在下很忙,请耀君原谅。”
——“耀桑,去看樱花吗?”
——“不用了,我们还没关系好到可以一起出去啊噜。”

【为龙】
手心上亘古的月光,那道伤是一笑而过的苍凉。
——我以为的遗忘,就躺在你手上

【害怕】
害怕浓稠的黑色,却喜欢他束起的长发;
害怕干涸的血迹,却喜欢他舞动的衣袖;
害怕轰鸣的雷声,却喜欢他左胸的鼓动;
害怕俯视的高度,却喜欢他臂弯的温度
…………
“如果我什么都不害怕了,是不是就不再需要nini 了?”
——所以我囚禁了他,一如我侵犯他的国土
——割断他的长发,折断他的手臂
——染白他的衣裳,挖出他的心脏 
——没有理由

【正太养成失败组】
“英/国,我要独立!”
“西/班/牙你个混蛋,我要自由!”
“中/国先生,我要离开了。”
——最痛苦的语言
——最轻描淡写的语气

【错觉】
木柜里收藏的刀和步枪
没有血渍
没有划痕
——他们还愿意叫我们哥哥

【国旗(一)】
皓白天穹托起的央央日轮
五星斗下凝固的赤色海洋
——一样的颜色
——被赠予的希望
——被强加的伤痕

【国旗(二)】
蓝色,红色,白色
蓝色是分开我们的大西洋
红色是军装和木制士兵的标志
白色是《独立宣言》的稿纸
——星条和米字
——我们的旗帜不在同一时刻飞扬

【远道】
便插茱萸少一人

【思念】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十五题
【竹林】【学习与平假名】
【我们的名字】【时间对我们而言】
【数羊】【“今晚月亮真美!”】
【“在下想见你!”】【伤痕累累】
【1894年和1931年】【战场上的相见】
【投降式上的吻】【祝福别人】
【神话故事】【“抱歉”】
【牵手】

【竹林】
——“您好,东方的日落之国,我是日出之国的日本。”
——“呀,失礼啊噜。”
“中国先生,要恨就恨当初牵起在下的手的自己。”
【学习与平假名】
——“既然都教你汉字了,就不要随随便便造出平假名啊噜。”
然后随随便便地离开我
又随随便便地抛弃我
【我们的名字】
——王耀
妄图成为你的王者,成为你的荣耀。
——本田菊
不是点缀于你发间的黄花,是你忘不了的美
【时间对我们而言】
就像拉过一次的手
就像赏过一次的月
就像未承认过的称呼
就像没落下过的晚安吻
就像留下疤的伤痕
【数羊(一)】
“为什么我都数到一万只羊了,小菊你还没睡着呢啊噜?”
床上,本田菊,平仰,双眼瞪着天花板。
“算了,我去睡了,小菊晚安啊噜。”
王耀用手揉揉他的额头,留下一个微笑。
“nini,晚安。”
——只是想和你说晚安。
——“啊,这可真是稀奇呢。在下会梦到以前的事什么的……”
【数羊(二)】
“耀桑,可以为在下数一次羊吗?在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困啊。”
“当然可以啊噜,小事一桩。”
一只羊。
两只羊。
三只羊。
四只羊。
…………
“晚安,小菊。祝你好梦。”
“下一次,绝对不会再帮你数了!”
——“ve~,日本呢?”
——“他的话,睡着了哦,不会再被吵醒的那种呢。”
——愿我有生之年,见全员脱出。
【“今晚月亮真美”】
最生涩的
最真挚的
最秘密的
最熟识的
我的告白
——你未能懂
【“在下想见您。”】
门被上了锁,从里从外都打不开。
你的手和我的手贴在木门的同一位置。
掌心的温度无法传递
——“nini,把门打开,好不好?”
——“在下想见您……求您了!”
——锁国
【伤痕累累】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1894年和1931年】
如果我拿起刀,便能占有你。
如果我放下枪,只能注视你。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但战争是我唯一拥抱你的方式
【战场上的相见】
真的是很奇怪呢?
在下只是好想问一句
——nini,伤口还疼吗?
——却始终未能问出口
【投降式上的吻】
1945年
投降书上的签名。
额头发间的轻吻。
——“对我而言,你永远是本田菊。”
【祝福别人】
在阿尔弗雷德的催促声中,被亚瑟不情愿扔出的玫瑰花束,稳稳地落在本田菊的手中,递入了王耀的怀里。
【神话故事】
“呐,听说过后羿和嫦娥的故事吗?既然知道,那么,问你一个问题?”王耀捧着茶皿,笑得平淡。
“如果我是嫦娥,那你,本田菊,是什么?”
——是仙药哦。
——我给予你回到天宫的希望,又将你囚禁在月亮上。
——使你重生,亦使你毁灭。
【“抱歉”】
“耀桑,对于初次见面时,唤您为日落之国的事情,在下表示抱歉。”
“对于‘随随便便’地发明出平假名的事情,在下表示抱歉。”
“对于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已经制造出的伤害,在下表示抱歉。”
“对于从未承认是您自满的弟弟的事情,在下表示抱歉。”
“一直以来,很多事,都很抱歉。”
“但是,对于在下无论如何都喜欢您,让您发现不管发生什么您都是喜欢在下的事情,绝对不会道歉!”
“在下喜欢您,喜欢您,喜欢您,非常非常地喜欢您!”
——填满日本海第一分队报名中,有意者请播打xxxxxxxx。
【牵手】
在下想把永恒赠予您
以爱的方式
您愿意再一次牵起在下的手吗,王耀
——没有回答
——温度是两个人的
——唇上亦然

【问与答】
——你是谁?
——你们相爱吗?
——你们挽留过对方吗?
——你们说过“喜欢”吗?
——你看见他哭过吗?
——你对他的称呼是?

在下是日/本。
这个问题请容在下慎重考虑一下,谢谢。
挽留吗?真的很对不起,在下不是很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
在下会妥善处理。
……或许在梦里有过。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呢。
只有“中/国先生”这一个。

【问与答】
——你是谁?
——你会哭吗?
——你左胸膛里的心脏在跳动吗?
——你是否已经原谅了他?
——你最羡慕的人是谁?
——你们相爱吗?

你好,中/国啊噜。
在1894年哭过,但是不知道方法啊噜。
我感觉不到呢啊噜。
可以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吗啊噜?
大概是阿尔肥和鸦//片吧,不要问我为什么啊啊噜。
这取决于我的人民啊噜。

【岛国沉落系列(一)】
白色的军装
一把断开的武士刀
秋菊
平假名和片假名写下的问候
是王耀不可触犯的逆鳞

【岛国沉落系列(二)】
阿尔弗雷德靠在无名坟墓前的桐树上
抓着米字的旗帜
哼着小时候最熟悉的童谣
哭得像个英雄似的

【岛国沉落系列(三)】【信】
许久不见的耀桑:
  亲启。
  当您看到这封在下托由那位帅不过三秒的神明的信时——不,您没有失忆——世界的地图上已经又少了一个国家。第一个是亚瑟先生,第二个是在下。
  阿尔弗雷德先生说:“亚蒂在消失前,因为国土的沉落,已经不能发声。Hero只能抱着他,替他擦去冷汗,一遍一遍说我爱他,直到最后看着他化成淡淡的光点。”不知道在下消失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美?只可惜,您不能告诉我答案。
  在下现在正乘着一艘军舰,远远地看着下沉的富士山。为我送信的神明说我手指的温度冷得可以灼伤他的肌肤。在下想,这应该是拥抱我的海底的温度吧?
  在下在写这封信之前想了很多。想到移居的人民中送给我一束向阳麦杆菊的小女孩,想到比我离开的更早的妹妹和她留下的发饰,想到从您家引进来的樱花树,想到那些一起战斗过、打闹过的朋友(应该可以这样称呼吧?),想到了很多很多。
  最后想到了您。
  有很多话堵在心里,但提笔写的时候又无字可书了。我想说,希望您背上的伤口已经不会再痛;我想说,有空就请替我看一看樱花和枫叶,哪怕在下不能帮您拂去发上的花瓣;我想说,如果可以,请忘记日/本吧,它再也无法为您升起太阳了……想一想,在下也就是想说一句话:
  耀桑,我爱您,别哭。
  尽管这样,在下猜您已经在抹着眼泪了。可以把这个当作为“本田菊”流下的泪吗?
  听不见答案实在是遗憾。再见了,耀桑。
                                      xx年x月x日
                                     本田菊绝笔

【岛国沉落系列(四)】【回信】
永远不见的本田菊:
  再见。
  这是一封你收不到的信,我也不知道向哪里寄的信。我只是在收信人的那一栏上不停地描着你的名字。
  本田菊是。本田菊。本田菊…………
  发现的时候,墨水浸透了几张信纸,最后晕开在木桌上。
  那个不正经的神明的眼睛让我想起天空——见到你的那一天,也是个晴天。他说我在拿到你给的信封时,眼眶便红了;读完信时拼命想要忍住不哭,恍惚间才发现满面的泪水藏都藏不住。
  才不是因为你而哭。只是因为我还不知道伟大航路的尽头;只是因为我还未曾尝遍北海道的甜食和寿司;只是因为我还未看完四国的樱花和枫叶……
  只是因为……我想你了。
  你说得对,无论如何,我都是喜欢你的。
  小菊,有些话不说,我们都知道。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爱你。虽然你已经听不见了。
  你沉落的那一天,我的人民对我说:“祖国先生,祝贺您。”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固执地将留有你的世界地图挂在办公室的墙上。就好像欺骗自己,隐瞒你不在的事实。很傻,是不是?
  你在信中说的向阳麦杆菊很美,感谢你把它当作玫瑰送给了我。但是它不如十二瓣的黄菊。
  阿尔肥开始每个月买一罐红茶锁在柜子里;北/欧的那群每年会多过一个生日;我每天都在想你,无论是伤害还是温暖。
  你让我不哭,我没有做到。所以我求你别走,你还是离开了。
  对我而言,日出之所已经不见了。
                                         xx年x月x日
                                         王耀
  
 【告白的各种版本】【小菊篇】
正常版:对于“不喜欢您”的这件事,请容再下妥善处理。
文艺版:今晚的月亮和几百年前的一样美呢?
那啥版:在下可以把您作为即将出售的r18漫画的主角之一吗?顺便一说,在下是另一名主角。
幼儿版:nini,猜猜我是谁。猜对了,小菊就把自己送给您。
中二版:请与在下一起成为世界的枢轴。
总裁版:在下现在想吻您,您会推开我吗?

【告白的各种版本】【耀桑篇】
#不要问我为什么口辟不见了#
正常版:最喜欢小菊了啊噜!
文艺版:愿今夜月不西沉。
逗比版: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幼儿版:我长大后要做菊菊的新娘子啊噜。
中二版:你是我的日出之所!
总裁版:吻我啊噜!

【未闻花名系列】
#一##各种菊花##不是你想的菊花#
——春菊:为爱情占卜
揪下第一瓣花瓣,是“喜欢”
揪下第二瓣花瓣,是“讨厌”
揪下第三瓣花瓣,是“喜欢”
揪下第四瓣花瓣,是“讨厌”
………………………………
“小菊,你在干什么啊噜?”
揪下了最后一瓣花瓣
第二十三瓣的花瓣
“在下在用花占卜。是个不错的结果。”

【未闻花名】
#二##菊视角#
——大波斯菊:少女纯情
早晨:
今天非常难得地提前到达了世界会议的会场。如果不是因为上司的命运,不然在下本应可以和耀桑一起来的( ̄へ ̄)。
然而,现在透过会议室大门半掩的缝向里看,在下的宅之魂正在燃烧罒ω罒!!
阿尔弗雷德桑在和亚瑟桑进行口腔间唾液的交换。结束时,亚瑟桑满是红晕的脸被那个ky,不,阿尔桑嘲笑成“恶蒂你的表情好像少女被告白一样,NAHAHAHA~”
之后,( ̄ε(# ̄)☆╰╮o( ̄皿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的世界真是和平啊!
在下也想看耀桑像///-///这样、(灬• •灬)这样的表情。
中午:
用编辑软件为耀桑的照片加上了红晕。
看了一个下午。
晚上:
如愿以偿。

【隔物吻】
嘘!
他们在接吻
隔着一块透明的玻璃
和一张印着黑白油墨的纸
——死亡让鲜红黯淡

【圣诞节】
虽然不是东方的节日
但是想和在下最重要的人一起渡过的心情是一样的。
——“耀桑,可否在圣诞节的那一天,光临寒舍,与在下小叙一番呢?”
——“那么,在下会准备好点心,恭候您的到来。”

【未闻花名】
#三##猜猜我是谁#
——玛格烈菊:预言爱情
Mr.本田,你的下一句话是“耀桑,我喜欢你,请和在下交往”。

【未闻花名】
#四##我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万寿菊:友情
阿尔(拍着对方的肩,很用劲):“泥轰,好久不见。”
菊(无奈笑笑):“说的也是呢,自去年秋天到现在都没有见面了呢。”
阿尔(一脸期待):“反正马上要放假了,要不要到我家玩?”
菊(摆手):“对不起,阿尔桑,在下和耀桑约好去登山。”
阿尔(像小孩一样鼓起嘴巴):“切。亚蒂也不来,泥轰你也不来。说起来,你和老王……”
菊(打断对方的发言):“阿尔桑,作为年长国/家的建议,不要太武断比较好。”
菊(快速地披上黑色军装):“在下和耀桑只是朋友。”
阿尔(跑到亚瑟身边,ooc ):“泥轰好可怕,亚蒂,求安慰。”
哪怕爱像幼树扎根在我们的瞳孔中
哪怕爱像石灰凝结在我们的脊背间
哪怕爱像疮痂作痛在我们的心脏上
我们都只是朋友
我们也只能是朋友

【缺席】
国门紧闭的那一刻,他不在场。
海外军舰上钢笔签下名字的那一刻,他不在场。
圆明园被烈火吞噬的那一刻,他不在场。

【立场】
这颗为你鼓动的心脏不是我的
这双为你流泪的眼睛不是我的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建议】
“中/国,以大/不/列/颠的名义给你一个建议。”
“永远不要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不会背叛你的人。”

【未闻花名】
#五##仍旧神经病#
——红菊:我爱你
——你知道什么是最浓郁的爱吗?
用朽蚀的长刀割开他的肌理
离开他
背叛他
以温柔的名义剥夺他的一切
囚禁他
强*奸他
在他的心脏上写下满满的爱意
啃食他
丢弃他
将白菊花梗插入动脉染成最高的红色
赠予他
亲吻他

【消失】
本田菊从未曾存在过
所以连“他爱您”的这件事
都未存在过
——您问在下是谁?
——在下是日/本,请多关照。

【自私】
将彼此最温暖的回忆交由对方
又为对方创造了最痛苦的时光
还向全世界叫嚣着自己的无辜
用上供的圣水洗净干涩的血迹
——自私的人啊

【鱼】
你知道吗?
被爱恨污染的、被诅咒的庸人们
来世会变成黑尾金鱼,在炽热的岩浆中相濡以沫,抵死缠绵。就算化成灰烬,灵魂也会在忘川的血池里纠缠不分。
因为他们相爱啊!
因为他们已经病入骨髓了啊!

【一句话he/be】
——玉轮
我们赏月的那天晚上其实没有月亮。
——其实
说破了,我们也就是不情不愿却又难舍难分。
——希望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弱点
他的弱点,早就被连心带骨地剜掉了,用钝刀,一下一下。
——谎言
在下是为了nini ,一切都是为了nini。
——真相
中/国先生,在下最厌恶你了。
——回答
好巧,我也是啊噜。
——时光
到最后,我们也就只落得一身的满目疮痍罢了。
——红线
断了。
——相见
军舰驶过平静的海面。

【一句话he/be】
#楼主有病系列#
——礼物
为您种下的樱花,还予您的坟前。
——流年
最大的幸福,无非是看见他荣耀过,衰败过,最后陪他白头过。
——时间
给我一个世纪,除了历史我什么都能放下,包括他。
——妄想
在下从来就不曾拥有让您原谅我的自信。
——因果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等待
那么,后会无期。
——质量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祝福
祝你的世界缺了我依旧完整。
——结局
不过好久不见。
——日记
停在了1894年7月。

【一句话he/be】
——锁国
崩塌得是你眼中不朽的圣殿。
——过去
死亡的目光看向日出的方向。
——甲午
两败俱伤。
——期寄
在下是否点燃了您眸里湮灭的光芒?
——秘密
他曾经温暖过冰冷的铁链。
——思念
生生世世年年岁岁月月日日时时刻刻分分秒秒朝朝暮暮夕夕。
——四季
一年都在发情期罒ω罒。
——异色
他们连做*爱都血肉淋漓。

【比喻】
你如火,我是鱼。
接吻便是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拥抱后剩下皮肉烧焦迸裂的余香。
白骨上刻下记录爱的圣经。
——至高的
——无比的
——爱

【肖像】
自己或别人的鲜血层层叠积
腐烂的肉色和上锈蚀的断刀
以子弹扬起的灰尘作为少许的点缀
再若无其事的泼上浓稠的黑墨
——我们的爱也就是这样。

【悸动】
从可有可无到无与伦比
从若合若分到十指紧扣
从陌不相识到结发白头

【签名】
——“您的手在颤抖。”
不过是签下自己的名字
在这份理所应当的和谈书上
作为战败国
作为我的战利品

【一句话he/be】
——信仰
您的笑容。
——离开
在此之前,愿你晚安。
——妄想
没有甲午战争没有辛丑条约没有七七事变。
——感恩
谢谢伤害我的人还有你,不会让我觉得你仍如初见。
——情话
对他们而言一文不值。
——世界
从未安排我的席位。

【未闻花名】
#六##王耀视角#
——冬菊:别离
早就知道你会离开的,在我决定牵你走出那片竹林时。
我的记忆中,第一次见你是在竹林里。并不是偶然走到那里去的,很久之前我就听见了呼唤,小孩子软糯的声音喊着“nini ”。
我向那个声音伸出了手,然后我发现了温暖是可以抓住的。
尽管你叫我为日落之国让我很不爽,但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你都将太阳送给了我,我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接下来的日子或许会是我的每一个人民都向往的生活。一个院子,一座楼宅,一对兄弟,和一串笑声。天知道你用毛笔颤微微地写出我的名字时,我有多开心。将名为“国/家”的伪装剥开后,其实我们就是一个人,会喜会悲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心满意足。
从你改叫我为“中/国桑”的时候,我就做好了你会走的准备。虽说我从未想过你会一直陪着我,但是该有的不舍、难过和无奈都是会像日出日落这些自然现象般涌上心头的。
你是冬天走的。那天长安下了雪。你裏着浅灰色的和服和羽织,以为走得无声无息;而我隔着镂花木窗的缝隙看着雪片和你的背影,眼前突然就糢糊了。
不要以为你说的那句“今晚月色真美”我不懂是什么意思。
说起来,擦干眼泪后我看见冬菊开得正盛。

【未闻花名】
#七##本田菊视角#
——六月菊:别离
没有人是会想离开家的。
在下也是如此——如果在下可以将那个那耀桑的楼宅称为“家”的话。对我而言,只要和耀桑在一起,日出在北方也无所谓。
但在下不得不离开。
在下在朋友中也算是老爷爷了,但要是让在下画出第一次见到耀桑的场景,在下可以描绘他发丝扬起的所有弧度。
那是在下珍藏了几个世纪的画面,不朽不腐。
和耀桑渡过的时光是无与伦比的。耀桑教会在下如何写字,如何作画,如何坚强,如何流泪。也告诉了在下如何去爱。
在下爱耀桑——若在下只是本田菊。
可惜不是。
所以在发现这种感情后,在下种下了一片六月菊,并做出了一个约定:如果耀桑不反对在下喊他“中/国桑”,如果耀桑没能听懂在下的告白,那么在下就在花败时离开。
在我的国度,月亮上没有住着神仙,所以在下的愿望落空了。
在下走的那天,长安下了雪。在下知道耀桑的眼光粘在自己的背后,而我不敢也不能回头。因为一旦回了头,在下就会不想离开,就会许下太过于沉重的约定,就会让自己和他被爱束缚。
在下知道,耀桑怎么可能会听不懂,他连微红的耳尖都藏不住。
——后来的后来,在下听说了“莫非定律”。
——最后的最后,在下连怀念的勇气都没有了。

【陪伴】
#小菊视角#
世界上是没有多少天涯海角的。
岁月是把剪刀,剪裁了青春,剪裁了回忆,也剪断了留下誓言的那个生命。微风过后,沙砾无痕,何处寻得到当初的两对脚印呢?
历史是绵长又不易忘却的。记得盛世,也便记得灾年。五千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那个人就这样笑得不清不淡地走了过来,也将要背负了一切走下去。
承担便承担吧。
前进便前进吧。
在下看不到那个人金戈铁马的张扬,却在他最温柔静好的时光里扯着他的衣袖。
在下站在那个人刀枪所指的方向,却可以数尽他手指间细小的伤痕。
在下做不到一直扣住那个人的手。
陪伴不是最长情的告白。
却是我能给予他的,最永远的告白。